主页 > 推荐驱动 >Outblaze萧逸忧香港 欠信任碍创新 >

Outblaze萧逸忧香港 欠信任碍创新

2020-06-08

Outblaze萧逸忧香港 欠信任碍创新

萧逸的成功之道在于总是快人一步开拓新业务。(黄劲璋摄)

互联网商机处处, 近年不少港人竞相做老闆,初创成功融资变身「独角兽」,往往登上报章财经版显眼位置,可谓威风八面。投资讲眼光,时光倒流至网络创业风尚未吹起的九十年代,Outblaze行政总裁萧逸已早着先机,创立网页寄存公司、获「科网Icon」李泽楷青睐,后来转战手游、冲出香港到澳洲上市。不过,这位本港第一代IT创业家,对目前本地初创生态看法颇为悲观:「香港社会其实相当缺少信任,当你不信任一切时,你看事情就会变得消极。」

萧逸在美国大学毕业后,1995年回港发展,那时候本地互联网尚未普及,港人普遍关心的话题是九七回归、赌马及地产;曾于彼邦科技公司任职的萧逸,发现在港无法收发电邮,毅然创立互联网供应商Cybercity,让用户寄存网页。由于表现不俗,1998年公司被美国科企收购,萧逸利用资金创办Outblaze,免费为企业製作网站及提供留言版和电邮等服务,吸引浏览量并开拓广告收入。创业干出成绩属好事,更重要是懂得把握机会踏上成功阶梯,令事业更上一层楼。

获李泽楷入股 26岁成科网富豪

两年后「科网狂潮」席捲香港,Outblaze获电讯盈科(00008)主席李泽楷先后以逾2亿元入股,令Outblaze市值暴涨至超过6亿元,萧逸当时仅26岁,便成为早年本港科网富豪之一。被传媒封为「神奇小子」的他,曾因是某美资银行「尊贵理财」客户,该行把其个人照片製成数层楼高巨型广告海报,挂在金钟商厦外墙,风头一时无两。

可惜好景不常,科网泡沫迅速爆破,曾有报道提到萧逸旗下业务也大受打击,更形容他「一蹶不振,销声匿迹」。今日的萧逸笑看风云过,予以否认:「(泡沫)爆破可谓我们公司遇过最好的事,因为之后生意大增。」他解释:「虽然很多互联网公司因此裁员,但仍需电邮服务,我们在这方面收费比对手便宜一大截,故能于2000至2001年很快抢佔了大部分市场。」

Outblaze萧逸忧香港 欠信任碍创新

萧逸指:「香港社会其实相当缺少信任,当你不信任一切时,你看事情就会变得消极。」(黄劲璋摄)

萧逸深谙有危也有机的定律。当年Outblaze不单逆市扩张,称霸本地电邮服务市场,更乘势进军美国,同样凭价格优势风靡当地用户,「几乎尽揽该国所有我们接触到的客户」,公司高峰期一度佔据全美近40%电邮流量,萧逸经常港、美两地「飞来飞去」谈生意、参与展览等,「那时候主攻欧、美、日、韩市场,或许公司在港可能较少新闻,于外国却很受关注。」

泡沫爆破 反利逆市扩张攻美

海外攻坚助公司打响知名度,更获美国科技巨擘IBM睇中,2009年收购Outblaze通讯业务,并纳入Lotus Notes程式,萧逸自言「可能是本港首次有美巨企收购香港科技公司的大型交易」,「神奇小子」再缔造港产神话。

经此一役,时年36岁的萧逸升上「神枱」,成为业界传奇。他的科网创业路没就此止步,而是改变模式,由大电脑转战小屏幕,2011年创立Animoca、主力开发手机游戏;同年,伴随第二代苹果iPhone面世的App Store,累计下载量突破100亿次,颠覆软件业流动应用程式(App),令手游正式进入全球爆发期。

分拆澳洲上市 未考虑回流

「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」,意指所有武功都有漏洞,只有「快」无法破解。自幼于欧洲奥地利长大的萧逸不谙中文,在创业上实现这道理,觉得要领先正值爆发期的手游市场,就要比对手走得更快;公司在短短两年间成为本港最大手游开发商之一,与日本着名动画《小飞侠阿童木》、《多啦A梦》等品牌合作,推出300款游戏,总下载量录得1.5亿次。2015年,萧逸把Animoca Brands从公司分拆出来,大本营设于本港数码港,却选择于澳洲证券交易所(ASX)上市。萧逸说此举是考虑到中小型手游公司在港上市易被忽略,「投资者会想,为何要买你而不是腾讯(00700)?我们当年在澳洲是唯一的手游股。」至于会否考虑回港上市,「这裏未必是小型公司上市合适地点,假如回来,先要有更大业务规模。」

Outblaze萧逸忧香港 欠信任碍创新

萧逸认为:「大家问我,为什幺北欧芬兰、美国硅谷在创新方面如此强大?原因就是信任与多样性(Diversity)。」(黄劲璋摄)

製作八段锦App掀起议论

去年一宗关于香港创科局「天价资助八段锦App」的新闻,令已趋低调的萧逸及其公司再受关注;惹起争议的「八段锦健康游戏」由Animoca Brands开发,项目获创科局452万元资助,有意见质疑估值过高,甚至形容「创科局利益输送」。

萧逸指部分原因是该程式被标籤成游戏,「大家会觉得只是娱乐、所以太贵,未必明白那是游戏化应用程式。」即透过目标、挑战与互动等元素,吸引使用者达成特定目标的设计模式。「儘管大家都未必了解过该项目内容及设计,便很快作出判断……是我们没考虑到部分港人现时心态。」

他又提到,港府在《财政预算案》预留数百亿元支援创科发展,自己观察到不少本地初创不敢申请资助,「他们担心外界觉得公司加入政府阵营,甚至受其控制,为什幺要看得如此负面呢?」近年本地科网创业潮再兴起,言谈间未见萧逸感兴奋:「香港社会其实相当缺乏信任,他们不信政府、不信老闆、不信权威;当你不信一切,看事情就会变得消极。」

「大家问我,为什幺北欧芬兰、美国硅谷在创新方面如此强大?原因就是信任与多样性(Diversity);当社会没有信任时,你就不会分享自己想法与技术,可能怕被他人知道甚至偷去;你也不信他人会研发出更好的产品,只觉对方想谋取利益,或是想『偷纳税人的钱』。」

Outblaze萧逸忧香港 欠信任碍创新

採访、撰文:吴志南 摄影:黄劲璋

更多「周一人物」文章:何小鹏破樽颈 创业大「闹」两场IT专才短缺 来年最吃香jobsDB仇崑石打造搵工新境界[ English Version ]Tech legend Yat Siu doubles down on blockchain gaming


上一篇:
下一篇: